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咸甜杂记:热腾腾的饼与甜蜜蜜的饭,咸咸甜甜皆是美味!

大米小米洋西米2019-11-05 15:16:25

咸甜是个持久的战争,

会吃的人哪顾得上争咸甜?!


米最近嘴巴馋,

见吃起意,拦路便买,

简直不可理喻地增肥,

从来不管不顾是咸是甜。

 

甜—玫瑰豆沙

 

米最近迷这家玫瑰豆沙。

双十一携母前来消费,

买了豆沙包、滑肉包、

水饺和玫瑰豆沙2袋。




今早吃了2个玫瑰豆沙包,

香气怡人,

有玫瑰甘甜香气,

沉而弥散,

幽然芬芳。




暗自庆幸顺道撸了2袋玫瑰豆沙,

冬季可自制八宝饭,

必是美味至极!



 
 

这创意与当时所引领的风潮,

定不输当下肉松青团,

且流传百年不衰,

自是独领风骚数百年!


 

米爱甜,

尤喜干甜、细腻、绵密的口感。




此款豆沙,

有玫瑰甘甜底蕴,

少清甜凝感,

若配上广式酥皮的面筋香,

定是口感丰富,

香气厚实。



 

然,

米是准备用来自制八宝饭。




猪油和着晶莹剔透的白糯米,

再配上一颗硕枣,

撒点葡萄干,

本就美得不可方物。




待热气腾腾地上桌后,

用勺子挖一大口,

细腻豆沙裹在晶莹软糯的米粒内,

油香、米香、豆香加玫瑰香,

自是引得口水一片。



 

入口细细咀嚼,

米微甜、沙细甜、枣蜜甜,

萦绕在唇齿间,

回味在鼻腔内,

残留在记忆里,

经久不散,

怎道不是一场饕餮享受?



 

故,

此处的豆沙制品定是极为出色的,

想那条头糕之细沙入口的微妙差异,

定是与它家有所不同。




而米,

就独好这一口!




咸—酸豆角鸡蛋饼


一日早晨,

我经由此地,

见有人排队买饼:

从未曾吃过的酸豆角风味。




便以为,

这是未来红遍网络的爆款创意饼,

一跃成为十八线小网红,

让吾等艳羡不已。



 


排队等待5分钟,

拿饼,回家,

一阵仓皇。


众多常见的腌菜中,

酸豆角是不可多得的。


用它炒肉末,

传说是“米饭杀手”。




采来鲜嫩的豆角折掉两头,

将豆角洗净晾干,

切成寸段。


腌制后,

同新鲜切丁的青椒与猪肉末一起翻炒,

再同酱汁一起入蛋饼,

色香味俱全。



 

但抹饼太咸,且辣,

据说是湘西菜,

一大清早就这种口味,

太重。


一如大米,

一日五餐,

各国菜系,

终日奔赴在放纵的路上。




虽说民以食为天,

而人则正是通过食物与这个物质世界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吃这件事上,

米一直都有一种难以戒掉的瘾,

都对美食有些许占有的疯狂。


据说,

心理疾病不过如是。




咸—葱油饼



这家新开的葱油饼店在排长队,

想我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良心上会痛、会过不去,

就驻足享一份买三送一。



 

葱油饼3元一个,

开业十天内买三送一,

我买六送二,

折下2.25一个,

分袋包装,

方便边走边啃。



 

店里只有一人,

身兼老板、厨师、收银等一众角色,

导致本米排队半小时才轮上。



 

为写点评,

我亲自尝了一个:

皮起得极酥、脆、松软。




芯子咸淡正好,

葱油炒得极香,

一个字嗲。




炸得也金黄焦脆,

好吃的!



 

一个下去,

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白瘦美,事少钱多离家近)

与发展的不平衡

(胖丑挫,累死累活未脱贫)

之间的矛盾集中爆发。




然,

与其说我偏执食物,

不如说,

缺乏安全感。

我试图借由食物的记忆,

抵达内心的纵深。




思念有点甜,

眼泪有点咸,

所以咸甜是调和的,

一生太短,

不争咸甜。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