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业界动态】零售业遇处方外流的馅饼,执业药师成软肋

中国药房2020-09-18 10:24:08

在巨大市场前景的吸引下,不少零售药店已经做了迎接政策的准备。但是张大嘴巴并不等于馅饼已经吃进嘴里,而在必备要素方面,执业药师的短缺将成为迎接处方外流机遇的一大软肋。


2017年5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处方外流被再次提及。明显的趋势是,2017年,零售药店将成为处方外流的重点发力端。

在这次“医改”任务中也提到,要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可见,官方对处方外流的态度越来越清晰。可惜,雷声大雨点小,虽然高层划下道道,但是政策到底怎么个执行并不清楚。

“细则,关键是细则,”一位医药零售行业人士说,“没有明确细则,就只能看到零星几个胆量较大的地方政府的尝试。”

在巨大市场前景的吸引下,不少零售药店已经做了迎接政策的准备。但是张大嘴巴并不等于馅饼已经吃进嘴里,而在必备要素方面,执业药师的短缺将成为迎接处方外流机遇的一大软肋。

给零售带来千亿增量 产业链被迫整合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5年国内药品终端销售规模为1.38万亿,三大终端中,公立医院占比69%,零售药店终端占比22%,公立基层医疗终端占比9%,整体呈7:2:1的比例。

由于处方药销售必须依赖医生开具的处方及医嘱,与总体药品市场相比,处方药在院内销售占比更高。2015年中国处方药市场规模约9900亿,约占药品总规模70%。IMS的数据显示,2015年处方药市场三大渠道医院、零售药店和第三终端占比分别为77%、10%及13%。

按照行业对医药分开过程中能够流出到院外的处方量的预估,大致的判断是未来5年内处方流出量约占总体处方量的1/5左右,并呈现较快增长。结合整体药品零售市场的规模增长,预计到2018年,处方外流将为零售药店带来超过2500亿的增量;到2020年,院外处方购药将达到总体开方量的1/3,市场规模接近8000亿。

从数据来看,处方外流不是简单的数据增量的体现,它影响着整个产业的上下游,甚至可以说是对原有药品流通结构的重塑。

包括医药工业企业、营销团队的利益分配、医药流通企业、医药自然人、医疗机构和患者在内的很多环节都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出相应调整。

零售业积极迎接机遇 发展喜忧参半

随着医改的深入,政策将进一步推进,处方药将从公立医院的药房流向这样几个方向:零售药店、网络医院、民营医院等,其中流向零售药店的比例会更大。

日前,柳州医院、广州白云山医院开始在医院附近指定点对点的药店。针对处方外流到附近定点药店的情况,德生堂董事长龙岩表示,医药分开后,部分处方外流到社会药店是公立医院逐渐降低药占比的过程。

除此之外,医药零售业也开展了一些措施,在医院附近布局药房,或开DTP药房来承接医院的处方。以上药为例,公司近年在DTP药房进行了率先布局,根据公司2015年年报,去年公司DTP药房已经达到了30家,收入高达24.78亿元。益丰药房、嘉事堂等企业也有相关的投资动向及战略规划。

对于处方外流,药品价格的问题,专家认为,尽管医院药品零差价,但是社会药店的药价一般也不会高于医院的药价。因为零售毕竟是市场行为,会通过降低药品价格吸引顾客来药店,再进行组合服务保障自身利益。

目前,处方外流的模式主要有政府推动模式、医院+药店的模式、医药电商平台等。其中,医药电商成为新生代互联网公司公认的更具潜力的运作模式。

此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落实《国务院第三批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关工作的通知”,正式取消医药电商B证和C证审批,意味着医药电商正式放开。

但随着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被全面叫停,医药电商的整体销售进入了低谷,个大网上药店无法抱团组成平台,只能依靠自身流量各自为战。一些发展较快的网上药店,如叮当快药、健客网、七乐康、我的医药网、天猫医药馆、德生堂等在政策出台之前仍都在积极摸索中。

院内口服剂将流向零售业  执业药师严重不足

根据海通证券的测算,在医院用药结构中,约55%为针剂、45%为口服制剂。由于针剂风险较大,在院外没有注射渠道,因此只能是口服制剂流向院外,在药品总量挤出1/4,且只能是占比不足医院用药一半的口服制剂被挤出,意味着1/2的口服制剂将被挤向零售终端。

药品管理法规和医药销售管理规范规定,所有药品销售尤其是处方药的销售必须经过执业药师,非处方药也需要在执业药师所构建的体系下进行销售。

然而中国执业药师数量严重不足,医药销售普遍出现挂证的情况。理论上,医药销售行为没有经过执业药师产生销售,就是违规现象。所以,执业药师作用将凸显,而国家也即将推出《药师法》。

从数字上看,我国注册的执业药师数量其实严重不足,截止2015年底,全国注册在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只有21.8万人,以商务部统计的416729家门店总数计算,平均每家药店0.52名执业药师。

不过,这一比例去年提高比较迅速,截至2016年3月31日,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271539人,一个季度执业药师注册即增加13906人。仍按416729家零售药店终端计算,平均每家药店拥有执业药师0.65人。统计结果显示,在社会药店和医疗机构中注册的执业药师有234431名,按此计算,平均每万人口有1.7名执业药师,平均每家药店拥有0.56人。

尽管执业药师数量增加迅猛,但是该数字与国外相比仍然差距巨大。数据显示,欧美国家平均情况每800到1500人即拥有一名执业药师。

新闻延伸

失去药品收益后 处方外流为何还是这么困难?


新医改下,医院的药品和耗材收入已经全部被切断,政策希望未来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彻底阳光化。因此,从表面上来看,医院已经没有动力再继续成为药品销售的渠道,尤其在门诊部门这一点尤为明显。同时,国务院和卫计委的多份文件一再强调要允许患者自主决定在医院药房还是到外面的零售药店去取药,但从实际的进展来看,持处方去零售药店买药并没有成为市场趋势,零售药店也并未因此而获得任何增量。

在失去了药品收益之后,处方的外流为何还是这么困难?可以提出的理由有很多,比如患者还不习惯去院外购药,大部分零售药店的药品配备并不齐全导致患者需要去多家药店问询,医生与药品利益捆绑较深阻碍患者去院外购药。但所有这些理由都不构成医院阻碍处方外流的主要原因,核心的要素是医院原先的发展模式过于依赖药品收入,一下子拿走之后,医院自身无法进行有效转型,依靠财政补贴不是长效机制,大幅提高服务收入对医保压力过大,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模式能有助于公立医院突破并成功转型。这导致医院仍然在药品收益上打主意,比如,医院向药企直接索要服务费,医院自己在外开设零售药店或医院自建供应链管理公司。

因此,如果不能找到合适的营收增长板块来迅速替代损失的药品收入,医院就会寻找各种方法还是依靠药品来获取收入,只是采取了比原先更为隐蔽的手法。当然,政策制定者也明白目前的这种弊端,因此也不停的出台文件来堵漏,比如,最近发改委发布的《药品价格行为规则(试行)》征求意见稿就强调,“医疗卫生机构要求患者到指定零售药店购买药品”是违规。在不能彻底改变医院营收模式之前,政策制定者和医院之间的相互博弈将持续,但这却无补于药品零售端市场的发展。

当然,虽然处方外流在未来的3-5年无法成为市场大趋势,但小规模的探索和在部分地区的发展仍是值得关注的。因为一旦政策取得巨大的突破,市场可以从之前的发展雏形中找到部分可拓展的经验。

无论是浙江和上海的长处方政策,还是之前广州妇儿的在医院指定的零售药店取药,都是与指定的零售药店合作,这种处方外流事实上正是目前政策正希望逐步杜绝的。而在北京市石景山区试点的社区药品供给改革则主要是与大的商业流通公司合作,通过直接仓储配送来提供药品。根据石景山区披露的规划,这一试点未来将推广到全区并最终推行社区卫生中心彻底取消药房,实现真正的处方外流。但仔细观察这一文件可以看到整个试点过程中仍然有药房托管的环节,最终这些大型商业公司是否会在其中与基层医疗机构达成特殊的利益交换目前还很难明确,因此,这一模式仍需进一步观察。

而在芜湖的万户健康模式则主要是通过医保为纽带与社区卫生中心合作,首先从慢病管理的家庭医生模式入手,主打控费的概念,虽然该模式主打PBM的概念,但离PBM的实际还较远。不过从目前的形态来看,该模式相对更符合政策未来趋势。随着医保这一主要支付方在未来的逐步强势,控费需求日益强烈,处方外流毕竟只是控费所借助的手段,但如果处方外流后仍然建立起比原先更为隐蔽的利益链条,处方外流的实际价值将被大大降低。当然,这一模式仍需进一步实践,毕竟通过药店和社区卫生中心合作仍是定点式合作,这仍然有违处方外流的真正模式,如何从试点走向可复制的模式还不确定。

总之,虽然医改正在逐步深入,但受制于医院的发展模式和利益需求,处方外流仍然不是中短期可以期待的市场发展潮流。中国能否发展出类似美国那样的PBM还是像日本那样通过大规模补贴医生让处方流出还很难判断,但可以肯定的说在目前的市场这两点都很难实现。处方外流最终的发展路径仍需要市场给予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来观察和实践。

来源:医谷整理、村夫日记


◆声明:本平台部分文章、图片和信息系来源于互联网,转载仅供传递信息或供个人学习、交流,并非赞同其观点和对其内容真实性负责。转载文版权内容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我们,以便及时更改或删除。本平台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中国药房网有偿征稿啦详情请点击进入


◆“中国药房网” www.china-pharmacy.com全新改版,欢迎登陆浏览


◆中国药房购书中心现已开通,欢迎在线订阅杂志


◆网文投稿、合作、意见或建议请致电023-89809901或023-68586827;也可在窗口直接在线咨询,有专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