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夫妻同房太频繁,女人的身体会有什么变化?

袋袋小说2019-07-01 03:04:56

1
第1章 婊子配狗

弥沙市机场。

候机室的长椅末尾立着一个大大的粉色helloKitty行李箱,挡住了孤零零坐在后面女孩。

齐耳短发,五官精致,可此刻那双如水的眸子却红肿了一圈。

隔壁位置上有一张报纸,是弥沙市晨报——

“6月6日北京时间八点二十五分,南林集团董事长舒俊德发表声明,称与其女舒嘉芮父女关系破裂,从此断绝来往……”

女孩把报纸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嘴唇颤抖,大滴大滴的眼泪落在黑灰色的运动裤上。

“瞧瞧,这不是我们舒家的小公主吗?都要离开了,怎么连个送机的人也没有?”

来人一身大红色连体裤,波浪卷的长发垂在腰际,衬托出傲人的身材。大眼小脸,妆容精致,刚走过来就吸引了不少男士频频侧目。

听到熟悉的声音,女孩的脸色立即变了。她偷偷用袖口抹掉眼泪,有些疲惫的靠在长椅上,“你来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给你送礼来了!这年头傻子也不好找,我可得好好谢谢你。”樊庄雅勾唇一笑,带着奚落和讽刺。

她走过去,将烈焰的红唇贴在女孩耳边,“爸爸和哥哥让我来告诉你,永远都不要回国了,能死在外面是最好的,舒家永远永远都不会再认舒嘉芮这个人……”

“你骗人!”舒嘉芮猛地推开眼前人,身子蜷成一团,止不住的发抖、抽搐。

樊庄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凶光,说话愈加肆无忌惮。

“知道吗?舒嘉芮,爸爸疼我,哥哥爱我,连家里的仆人都更喜欢我!没人爱你,没人要你,舒家是我的,而你,已经没有家了!”

“可你又怪得了谁呢?”她抚了抚早上新做的指甲,红唇一张一合,像是刽子手里行刑的刀:“别忘了,你的母亲因你而死,你是杀死自己亲生母亲的凶手……”

别忘了,你的母亲因你而死。

这句话像是一个巨大的梦魇,从十二岁到十七岁,舒嘉芮丢不开也逃不掉。

她死死咬住嘴唇,把眼泪憋回心口里。强撑着最后一丝骨气,大声回顶道:“怎么会没人爱我?还有绍安!我还有绍安!”

青梅竹马的绍安,就算那场大火之后也不曾抛弃过她的绍安,绝不会让她失望的。舒嘉芮握紧了拳头为自己打气。

“说你傻,还真傻。”樊庄雅‘咯咯咯’的笑出声来,“你一定不知道绍安在床上有多热情吧?可我知道啊,那种感觉,说是欲仙欲死也不过分……”

舒嘉芮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身体僵硬得像个玩偶。

忽然,樊庄雅眸光一闪,不等舒嘉芮反应过来,就抓起她的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手心从耳钉锐利的金属上划过。

那巴掌打的很有技巧,能留下可怖的手印,却又不会多疼。

‘啪’,下一秒,舒嘉芮直接被人扔在地上。那人甚至还上前踢了几脚,正好踹在她的心口上。

“舒嘉芮!你在做什么!”

袁绍安刚进了机场就看见自己的女人被掌掴。他心疼的拥住樊庄雅,看向舒嘉芮的眼神像是要杀了她才能解气。

“别……绍安……嘉芮只是心里不舒服……我没事,真的没事……”樊庄雅捂住脸,指间却露出大片的掌掴痕迹。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要那女人插一把刀过来你才会喊疼吗!”

“别怪嘉芮,是我不好……”

那两个人继续说了什么,舒嘉芮不知道。

她躺在机场冰冷冷的瓷砖地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相拥的男女,只觉得脑海里一阵嗡嗡作响,震得生疼。

原来,不止是爸爸和哥哥被抢走,连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都成了别人的啊。

“我在做什么?”她从地上爬起来,黑亮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眼前人,“袁绍安,你在做什么!”

袁绍安冷冷的看了女孩一眼,声音残酷:“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继续伪装下去了。舒嘉芮,我爱的人其实是雅雅。”

“呵,雅雅?”舒嘉芮僵在原地。她觉得自己应该冲上去给这对狗男女几个巴掌,可脚掌像是被什么东西钉住了,一步也迈不开。

“没错。”袁绍安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人,目光中充满蔑视。

“这么多年了,舒嘉芮,我追了你这么多年,你给过我一点好脸色吗?同龄人都开始滚床单了,可你呢?别说上床了,到现在连个接吻都没有过!”

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反倒是把一切都怪在舒嘉芮身上。

“你看看你,一年四季都裹着肥硕脏污的运动服,鞋上的泥就从没弄干净过,头发也不知道好好打理一下,总是把自己弄得像个疯子!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再也受不了了!”

“我和雅雅是真心相爱,就算舒伯父不同意,我们也会坚持到底!”

“绍安……”樊庄雅的眼里噙着泪,感动的扑进他怀里。

余光瞟向舒嘉芮,那眼神分明在说:贱人舒嘉芮,离别的礼物,还喜欢吗?

“受不了了?哈哈……”舒嘉芮忽的就笑了,她倔强的扬起小脸,“为了和你去到一所大学,樊庄雅的猫在我书桌上睡觉,我就跑到卫生间,蹲在马桶上,拼命去啃那些拗口的古诗词;你说想吃桂花糕,我就冒着大雨去买,回来黏的不成样子,你看也没看就扔进马桶里,我还笑嘻嘻的等着天晴再去买一次……袁绍安,摸着良心说,这些年,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不,还是不要摸了,你们这种人,怎么会有良心呢?”

舒嘉芮轻扬嘴角,笑的近乎妖娆。

害死母亲,被樊庄雅母女欺负到毫无还手之力,最终失去父亲和哥哥,被逐出舒家,流放国外。

本以为绍安是爱她的,本以为她还有他可以依靠,本以为……

哈哈哈!她用了十七年的时间,最终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天荒地老,到头来都抵不过绿茶婊在床头勾一下小手指!

“快去相爱吧,别来恶心我。”她带上墨镜,拖起行李箱,“放心,舒董事长一定会同意你们的婚事。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2
第2章 让小姑娘陪我一夜

“诶,你看,全球排名五百强‘汇雅’杂志最新一期,封面是咱们樊女神呢!”

“可不是,樊女神做咱们公司的形象大使可比那些一线明星的效果都好!”

“对了对了我跟你们说,前两天同学聚会,她们听说我在樊女神手下工作,那眼神,简直要羡慕死了!”

“咱们樊女神啊,家世好样貌好,不仅设计才华出众,而且还有袁公子那么会疼人的男朋友,真羡慕董事长有这么好的女儿。”

“啧啧,我们这些人也就只有流口水的份儿了……”

角落里,一个带着方形墨镜的女人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听着员工们聊八卦。

‘啪’的一声,她合上手里最新一期的‘汇雅’杂志,淡然一笑,拿起身边的包包,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南林集团的公司大厅,向停车场走去。

‘叮——’

女人刚走开,电梯的门就响了。

里面的人一身浅绿色束腰长裙,手中拿着香奈儿限量款包包,乳白色浅口高跟鞋上镶着钻,璀璨夺目。

六年的时间,樊庄雅早已褪去当年的青涩,长发染成深棕色披散在腰间,身材凹凸有致,优雅端庄,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都是成熟女人的魅力。

她抬起脚,扬着下颚,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离开了公司。

出了门,入眼便是一张贴在门口印有她照片的巨型海报。不,不止是南林集团,现在大街小巷都是她的照片。

她设计的作品受到千万人的追捧,一度成为国内时尚的风向标。而她本人也被媒体称为‘最美设计师’。

“等很久了吧?”

一辆白色保时捷稳稳的停在樊庄雅面前。

车窗摇下,露出袁绍安英俊的面庞。短发清爽,五官立体,黝黑的眸子漾满温柔。

六年的时间,足以让他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没有,我也刚出来。”樊庄雅甜甜一笑,拉开副驾驶的门。

忽然,一辆白色的路虎从旁边飞驰而过,阳光打在茶色的玻璃上,泛起柔和的光。

眼角余光略过一道身影,樊庄雅的身子立刻僵住,瞳孔猛然紧缩。

“怎么了?”袁绍安关切的问。

“没,没什么。”樊庄雅又向那个方位看去,却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刚刚那个女人……是她看错了吗?怎么会……怎么会那么像?

她摇摇头,觉得一定是自己最近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

白色路虎里。

之前离开的那个女人坐在驾驶位上,捏紧手中的方向盘,眼里闪着光,嘴角漾着笑。

六年了,她的心早已沉静下来,再也不会因为这对狗男女有丝毫波动。

“……干嘛突然不说话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哦,没什么,刚刚在路边见到两个渣渣。”舒嘉芮挑了挑眉,问道:“找到了?”

“恩,我马上把定位发到你车里的导航上,跟着开就行。”

很快导航仪便响起‘叮咚’声,一张3D立体地图出现在了屏幕上。

“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就打我电话。”司徒美像个老妈子似的叮嘱,“你一个人在国内要千万小心。”

“知道了。”舒嘉芮听到好友的关心,心绪稳了稳,挂断电话。

她转过头看着窗外南林集团的大型海报,上面那个几乎毁了她半生的女人衣着华丽,妆容精细,甜美的笑容里是遮掩不住的自信与幸福……

呵,她被放逐国外六年,樊庄雅在国内倒是过得风生水起的。

‘砰——’

对危急的强烈感应拉回了舒嘉芮的思绪,眼看着就要撞上前面的车,她赶紧打转方向盘,惊险万分的将车身错了过去,停在马路边。

可对方就没那么幸运了,车主和她的想法一样,却撞到了对面的大树上。

舒嘉芮‘呜嗷’一声,先是暗叹自己倒霉,然后拿起包包,准备下车赔偿——毕竟是自己开车不专心在先。

可是打开车门,她吞了吞口水,决定还是走为上计。

限量版法拉利!十个她也赔不起!不赶紧跑难道要等着卖给车主世代为奴还债吗?!

这时,豪车的车门开了。

一个身穿浅蓝色衬衫,白色长裤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拦在白色路虎前。

他摘掉那个挡住半张脸的彩色墨镜,吹了声口哨,“呦,没想到是个长得不错的妞儿,不过肇事逃逸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知道跑不了了,舒嘉芮只好熄火。

她抹了几滴眼泪,在心里编出十几种身世,只希望一会儿能少赔——哦,不对,少赔她也赔不起,只能希望车主心软一点,不要叫她这个穷光蛋赔钱!

“我不是故意的……”舒嘉芮站在车前抽泣着,埋在袖口里的眼睛滴溜打转,偷偷观察豪车前的人。

五官俊美、身形颀长,举手投足间都是高门子弟的优雅和慵懒,看上去迷人而魅力十足。

可还不等她开始表演,对面男人的眼睛却瞬间亮了。

连舟自诩阅女无数,却从没见过这么美的腿。细、长、白,只要看看就让人觉得兽血沸腾。

他邪气的勾了勾嘴角:“别怕,车子不用你赔了。”

“真的?”

“假的。”低沉浑厚又充满磁性的男音从豪车中传来。

几秒钟后,一双黑色手工皮鞋出现在二人的视线里。

“还以为你不会出来了!”连舟笑了笑,“兄弟一场,让小姑娘陪我一夜,这辆破车的事你就别再追究了,怎么样?”

舒嘉芮:“……”

几百万的车都叫破车,你考虑过其他四轮车的感受吗喂!

那男人理也没理他,而是将犀利的目光放在车前的女人身上。

肌肤凝如霜,细眉弯如月,一双猫眼顾盼神飞。栗色长发披在肩头,风姿绰约,曲线迷人,特别是那双美腿,难怪连舟一眼就看上了。

不过最引他注意的还是女人右眼角的泪痣,妖艳又不失清纯,好似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他觉得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与此同时,舒嘉芮的眼神也如复印机的曝光灯一般,从头到脚的审视着这位宛如神祗的男人。

身材挺拔,宽肩窄腰,修长的腿包裹在纤尘不染的西装裤里,引人无限遐想。俊美的面庞清冷得如寒潭的水,尤其是那双丹凤眼,琥珀色的瞳孔深遂而幽沉,此时正紧紧盯着她,像是在思考什么。

舒嘉芮没出息的打了个寒颤,印象中完全没有这号人物。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