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泉州:那些横贯古城西东让你垂涎三尺的东西 | 游客必读

卓坊间2019-10-19 10:24:56

从泉州的西教堂到东街以远的伊斯兰圣墓,这天我徒步来回七公里多,完成了每天的「行願」,追踪了横贯泉州古城西、东两街的美食轨迹。



我的七公里吃愁之路,起步于泉州西教堂,本想在这个古色古香的小巷弄驻足喝茶,但也许来得太早,想与里头大鱼食堂的掌勺人@大鱼同学 喝口茶,却不见其人,拍下这位手绘才女的泉州手绘全景,匆匆离开。



大鱼食堂,据说做很多当地的料理。可惜今天没吃福,也没喝福。他们的对面是伟大的开元寺,里头立着两樽石塔——东西塔。寺的入门处,挂着朱熹作、弘一法师题的楹联——


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


其实,「满地圣人」有点过了,能实现「满地善人」就难上加难了。你比如开车的让行人,在这块「佛国」还是可望不可即的。


但是满街都是好吃的,却一点不假。



润饼菜






润饼菜,是泉州清明节的应节小吃。

说白了,就是用饼皮,

包着喜欢吃的菜。

泉州特色的润饼菜,

馅包含红萝卜丝,

加了白砂糖的花生碎,

还有米粉丝、午餐肉等。



东塔对面的西街上,有两家做润饼菜的店,都挂着一个舌尖上的中国来拍过的字样。一家较大规模的,主营饼皮,店外排了长龙。他们实行皮、馅两卖。往东不远处一个小巷口,还有一家,严格说不是店,而是一个小摊子。老板娘边包边卖,我买了一个,八块钱。实际只是为了拍,前面一个买了五卷。驻足的游客不少,大家更喜欢看过程。


满煎糕



满煎糕,是泉州较有古早味的饼食。以面粉、蔗糖、花生仁作为主料,以白芝麻、苏打粉、泡打粉、水作为辅料制作而成的美食。


每每吃起它,鼻腔都会涌出儿时的记忆。以前能吃上一片,那是求爷爷告奶奶的不易。


在西街,你很轻易便可以找上这家店,五块十块买上几块,漫步西街,分着吃。


喝杯咖



瓦嘎驴供,整条西街就是米西米西街,也就是吃货街。本土的、外地的,土的、洋的,什么都有。除了吃的,那里深藏着弯弓小巷、洋土古厝,都是有年份有故事的,千万别放过。




走累了,你可以登上泉州影剧院对面的鲤中街道活动中心的屋顶,居高临下,尝一杯咖啡,赏古城的全貌。


你眼帘中的泉南教堂,无疑在你叹咖啡的时候,给你带来歇歇脚、静静心的警示。



立于泉州古城东西、南北交汇点的时钟楼,也蛮有来头。据说民国时代,一个县长为追泉州卫校的一位美眉,胡搅蛮缠之下害死了对方,引发师生的偾起声讨,无奈之下,这位县长建一个这样的钟楼,以谢罪泉州。



烧肉粽



邓丽君歌里的「烧肉粽啊,烧肉粽,卖烧肉粽……」唱词,耳熟能详。烧肉粽,是闽台人的喜爱。



「自悲自叹歹命人

父母本来真疼痛

乎我读书几多冬

出业头路无半项           

暂时来卖烧肉粽           

烧肉粽烧肉粽           

卖烧肉粽


要做生意真困难           

若无本钱做袂动           

不正行为是不通           

所以暂时做一项           

若着认真卖肉粽          

烧肉粽烧肉粽           

卖烧肉粽


物件一日一日贵           

内头嘴这大堆           

双脚走到要铁腿           

烧肉粽烧肉粽






泉茂肉饼



这家店位于东街242号,是泉州传统的「正泉茂绿豆饼」的生产经销地。我喜欢吃他们的肉饼。在深圳,一想它们就让亲或友给我寄几封(一包装四个)。有朋友见了,问可不可以托买。我说去去去,我才懒得做这些事,就把电话2227



8669给他们。一封肉饼价格6块,而我的身价6亿万块。恁娘咔好!


正泉茂绿豆饼和肉饼,南门那带也卖。据说这是个家族牌子,分家后,有了分舵。同样一个肉饼,东街卖6块,南门卖8块。但东街的好吃,不油腻!


泮宫卤麺


「泮宫卤麺」是卤麺的一块牌子,但在泉州遍地开花。我没心思去分辨谁是李逵谁是李鬼。但坐落于东街靠近东门车头(汉唐天下吉祥楼A5号,叫铁记泮宫卤麺)的这家不错。我通过美团叫过,也亲身去吃过。



早上我路过时本想吃它,后发现微信支付故障了,只好在午间时叫take-away(13559553120)。上次来,没有这个电话,通过美团叫。但所住的湖美酒店过界了,叫不动,饿了一整夜,做梦的力气也没了。


羊肉羹



本泉州人,总觉得泉州本地人做的牛肉羹才是上等宴客品。其实,外地小吃也不赖、位于东湖公园西门(跨过温陵路)对面的一家叫做「七星岩」的羊饭店做的羊肉羹,也非常有味道。



羊肉剁碎,然后勾芡,既块又碎,加上当归、姜片等酌料,汤鲜美肉有嚼劲,口感胜过本地的牛肉羹。我妹妹带我与其他家人来吃两次,然后我介绍好朋友连姑娘光顾一次,来了都说好。记住他们的电话223错1815。


面线糊



位于泉州东街与温陵路交界的这家阿赐面线糊,是我此次吃贯东西的终点。这也是我早上经常光顾的地方,我通常叫一碗面线糊(清汤,不加料),再叫一碗小碗的猪血汤。二维码一刷,帝都!帝都!老板娘爽朗地叫着:五块大洋,收到。


番薯粥



葬有伊斯兰圣贤的圣墓村,成了我的七公里行走折返点。在村口小店,我以一碗地瓜粥当饮料,给自己充电。回头的另三公里半,我放空一切、目空一切,不再用脑不再用眼。


这一趟其实是为老朋友而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