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陕北民歌歌词集锦(129)》(信天游)

耿介文学辞坛2020-09-16 14:42:16

175.★★★★《你看下我来我看下你》歌词★★★★

你看下我来我看下你,咱们俩个拜成个干兄妹。

有心和你一搭坐,我的身子不由我。

有心和你拉句话,又怕别人笑话咱。

你在硷畔我在院,探不见亲人笑一面。

你在墙上我在沟,探不见拉话招一招手。

打碗碗花就地开,有什么心事慢慢来。

蔓蔓结籽土中埋,半崖上招手半崖上来。

一对对山羊串串走,谁和我相好手拖手。

山丹丹开花背洼洼里红,先交人才后交心。

山丹丹开花背洼洼红,你把你的白脸脸调过来。

青杨柳树长得高,你看妹妹哪达好。

百灵子雀雀百灵蛋,谁不知道妹妹没老汉。

百灵子雀雀百灵窝,谁不知道哥哥没老婆。

 

176.★★★《你是我的哥哥招一招手》歌词★★★

走头头的骡子红脑缨,赶牲灵的哥哥回来了,

你是我的哥哥招一招手,不是我的哥哥你走你的路。

 

177.★★★★★《碾糕面》歌词★★★★★

太阳上来照呀么照呀么照西山,我妈妈要我和你压糕面。

哥哥担起一呀么一呀么一担桶,小妹妹我拿上吊水绳。

哥哥拿上个斗呀么斗呀么斗子吊,妹妹我帮你往桶里倒。

你帮我来我呀么我呀么我帮你,担回个水来就滔黄米。

哥哥把黄呀么黄呀么黄米倒,妹妹我拿起个舀水瓢。

哥哥拿起个棍呀么棍呀么棍棍搅,妹妹我拿起个灶簾捞。

你扛上黄米我拿上个刀,快到那小碾碾上去压糕。

有说有笑走得快,碾道不远走得来。黄米倒在碾盘上,小妹妹托在这碾杆上。

哥哥拉来妹妹推,热得妹妹满头水。左三遭来右三遭,四六八遍就压下了。

哥哥这里把糕面扫,妹妹我拿起个萝萝摇。说说笑笑天不早,眼看就要响和了。

二人进门笑盈盈,小妹妹忙把火来生。哥哥你把糕面撒,妹妹我把风箱拉。

软溜溜的黄糕蒸满笼,一对笑脸脸是咱二人。哥哥揉糕不嫌烧,小妹妹手巧捏软糕。

哥哥包个糖角角,小妹妹捏个喜鹊鹊。哥哥捏了个百灵灵,妹妹捏个张生戏莺莺。

哥哥捏了个黄牛耕,今年地里五谷丰。妹妹捏个蝴蝶绕花心,绕来绕去咱二个。

哥捏个龙来配一个凤,龙凤就是咱二人。哥哥捏上一对鹅,好比哥哥你和我。

咱二人捏上一对鱼,你我结成好夫妻。

 

碾糕面

太阳上来照个照个照西山,你妈妈要吃个软糕面,你妈妈要吃软糕面。

二人才把那米么米么米来淘,将黄米倒在簺子里,将黄米倒在簺子里。

手拿上铜瓢舀么舀么舀凉水,凉水舀上七八瓢,看着看着响和了。

手拿上灶簾捞么捞么捞黄米,黄米捞在笸箕里,咱二人才把米来倒。

哥哥头前把个把个把路引,妹妹后面紧相跟,看着看着响和了。

哥哥头前把糕碾,小妹妹在后边紧掀上,压下了,小妹妹才把米来萝。

二人才把米来萝,将糕面萝在笸箕里,萝下了,哥哥那才把笸箕脑。

妹妹才把火来烧,哥哥那才把水来舀,把糕蒸,小妹

妹忙把火来生。

妹妹才把糕面撒,哥哥那才把调和撒,蒸熟了,看着看着下午了。

二人才把糕来揉,哥哥那就把糕来炸,炸出了,咱二个才把糕来尝。

 

178.★★★★★《闹五更》歌词★★★★★

一更子里点明了灯,儿进了绣房奴伤心。

人活着老小树活根,草活着一年留续根。

人活着儿孙防得着老,草活着根芽来年生,花开能开几日红。

二更里人睡定,心里想着二爹娘,老娘十九抱儿郎,

奴家十九守空房,可恨奴家命不强,可恨奴家命不强。

三更子里行人断,儿进绣房泪满面,一阵一阵由不了人,

一阵一阵难扎挣,两眼流泪下炕上冷,呼啦啦推开两扇门,

呼啦啦推开两扇门,一对对金莲门槛上蹬,相公相公你仔细听,

话儿说在你心中。红花白莲全不算,奴家的金莲没寸半,

绣花花枕头白羊毛毡,红绸子被子四幅拍宽。你在奴绣房把身安,

两条大腿伸了个展,一对对金莲蹬了个欢。

四更子里月偏西,相公又在冷锅头睡,相公相公往里睡,

冷身子挨定我热肉皮。两个奶头两座山,肚子里好象蜜蜂钻。

五更子里天大明,放个火打上炭,黄米捞饭后锅放,

奴家洗脸又打扮,打扮起奴家给相公看。

 

179.★★★★★《盼五更》歌词★★★★★

一更子里打了一边点,提起我男人好不得见面,你在门外闹买卖,忘了奴家回家看妻来。

娶过奴,一十七,奴家今年二十一,四年没见男人的面,误了奴家的青春小少年。

二更子里月照东,想起我男人实在恨心,撂下妹子你不管,日每间起来胡搅乱。

红绣鞋两点点,误了奴家青春小少年,一朝天子一朝臣,花儿能开几日红。

三更子里月到空,想起我男人好不心焦,怀抱一面青铜镜,照来照去不如人。

早捎书,书捎到,捎回来珍珠并玛瑙,这些宝贝奴不爱,总不如我男人他回来。

四更子里月飘西,想起我男人好不灰气,奴家上床把觉困,梦着我男人回来了。

缨穗帽,长衣衫,靴子套裤男人家穿,手提烟袋门前站,忽拉拉起来,枉徒然。

五更子里天大明,大喊那一声众人听,养下女子爱操心,再不要许给出门人。

爱苦汉是好汉,五谷丰收打几石,半年辛苦半年汉,小俩口睡觉好安然。

 

忽听见谯楼鼓打一更,有什么心肠绣成女工,丫环唤几声,急忙照银灯,你把那寝儿枕儿安排定。

忽听见谯楼鼓打二更,风吹铁马响着玲叮,寒风吹窗棂,冷奴战竟竟,骂一声无义郎君太狠心。

三更三点月儿正东,忽听见门外有了人声,欠转身子听,压住金莲行,忙开门你是奴家的知心人。

忽听见谯楼鼓打四更,手拖上手儿同把楼登,上床一处寝,宽衣把带松,小妹妹胳肘湾湾哥哥枕。

忽听见谯楼鼓打五更,五更三点天色大明,用手推郎君,急忙快起程,恐害怕灵利丫环把茶送。

 

一更子里打一点,想起个爱人不得见面,二位爹娘无主意,把奴许配给出门的。

红绣鞋两啦点点,忘记了奴家白脸脸,少年丈夫无良心,那一朵鲜花召开几日红。

二更子里月正东,想起了丈夫一场哭,说有心脱衣无心睡,坐不如丈夫陪奴睡。

你娶奴家一十七,奴家今年二十一,四年的夫妻呀没得相见,误奴家(哎哟)青春少年。

三更子里月到南,想起奴丈夫难上难,怀抱一面青铜镜,照来照去不如人。

早捎书来书捎到,捎回来珍珠并玛瑙,这些宝贝奴不爱,总不如男人他回来。

四更子里月飘西,想起我男人好不灰气,奴家上床把觉睡,梦着我男人回来哩。

缨穗帽来长衣衫,靴子套裤男人家穿,手提烟袋门前站,忽拉拉醒来看不见。

五更子里天大明,大喊那一声众人听,养下女子爱操心,再不要许给出门人。

爱苦汉来好汉,五谷丰收打几石,半年辛苦半年汉,小俩口睡觉好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