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人生若如初相见》剧本 怡汘夫妇圈粉日常Part 3

纸堡2019-11-02 16:59:45

你好,本公众号太好看,

只能让你这么优秀的人关注。


第十六集

景时:符远易府老宅/慕容汘房间/内/日

人:慕容汘、燕云

△青花大瓷碗里一团燕窝被一根竹签搅动。


△慕容汘全神贯注盯着大碗,挑出燕窝里面细小的杂质。


……


慕容汘:嗯。从前看二弟忙于军务,你忙于校务,你俩就像太阳和月亮,你升起来他又落下,总是遇不到一块儿,现在好了,两人终于有时间好好一聚,这不是挺好嘛!早点生个孩子,给我们解解闷。


……



第十七集

景时:易家院子/外/日

人:易连怡、慕容汘

△远处的天空乌云密布。


△易连怡坐在庭院里织着毛衣,神色中有些不耐烦。


△慕容汘站在屋门口,静静看着他。


△慕容汘走到他身后,轻轻地为他揉按着肩颈。


慕容汘:累了就歇一歇吧。


△易连怡轻轻摇头。


△易连怡手中的毛衣新织出来的一排花样与前面的纹路是明显错位的。


△易连怡忽然停下,仔细查看着手里毛衣的纹路。


易连怡:(小声咕哝)这怎么会错了整整一排?


△慕容汘绕到他身旁,拿过他手中的毛衣,拎起一根毛线,指给他看。


慕容汘:看这第三根线。


易连怡:(不安)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像有什么事情似的?


△慕容汘拆掉刚织好的一排,


慕容汘:你这根线总是弄错。


易连怡:之前可从没失手过。


△慕容汘把垂下来的线缠好,重新织起刚才拆掉的那一排。


慕容汘:都是因为你手里这些线缠得太乱了。


易连怡:人心乱了,事情也就跟着乱了。


△慕容汘低头织着毛衣。


慕容汘:理顺了就不会错了。


△易连怡抬头看看天空,拿过慕容汘手里的毛衣。


易连怡:人是有情绪的,好比无常的雨,情时多云,浓淡无定,所以才容易乱。慕容汘:要下雨了,回屋吧。


△易连怡点点头,慕容汘推起易连怡的轮椅向房间走去。



第十八集

景时:易继培书房外/外/夜

人:易连怡、慕容汘

……


△慕容汘走到跟前,易连怡欣慰地微笑。


慕容汘:你出门的时候走得太急了,我也是一时大意,过后才想起给你拿毛毯来。晚上天凉,千万别着了凉。


△慕容汘给易连怡盖好毛毯。


易连怡:(低声)还好有你。


△慕容汘没有听清,抬起头。


慕容汘:嗯?


△易连怡一只手拉起慕容汘,一只手摇着轮椅往前走。


慕容汘:我推你。


△易连怡拉住她不放手。


慕容汘:哎?快松开。一会儿要让人瞧见了……


△易连怡不让慕容汘挣脱,牵着她的手离开。



第二十集

景时:老大卧室内日

人:易连怡,慕容汘

……


慕容汘:三弟三妹这是招了什么邪,打从范先生死后,不是这里出事就是那里出事,你们还都讳莫如深的,都不告诉我。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瞎子。


易连怡:不告诉你,是为了保护你,实话告诉你,三妹这次带回来的消息,实在是惊天动地,若是传出去,只怕整个江左都要变天了。


慕容汘:有这么严重?


△易连怡沉重地点头。


易连怡:这件事你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



第二十一集

景时:老大房间 内 夜

人:易连怡,慕容汘

……


易连怡:她是范先生的女儿,她要想骗你,演戏给你看,不是很轻易的事吗?


慕容汘:你现在又不信我的话,干嘛还让我去问?


△慕容汘坐在椅子上委屈的要哭。


易连怡:是谁说你了?


慕容汘:还不是二妹妹,我才问了她两句话,她就夹枪带棒的把我赶出来了。


△易连怡安慰起慕容汘。


易连怡:汘儿,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慕容汘:下次可别让我做这样的事了,反正我也做不好,回来还两头受气!


△慕容汘回内室,易连怡苦笑。


景时:餐厅 内 日

人:易继培,慕容汘,易连怡,范燕云,六姨太 

……


慕容汘:是我让厨子做的这几样菜式,都是三弟爱吃的,我想着,没准过几天他就偷偷回来,给咱们一个惊喜呢。三弟就讨厌别人不重视他,要是看见咱们一家人吃的快快乐乐的,桌上一个他爱吃的菜都没有,又该闹了。


△易连怡示意慕容汘打住。


慕容汘:给三妹妹送去的饭菜,被原样不动的退回来了,我去看看她去。


△慕容汘起身走了,易继培吃了两口。


易继培:老大,这家里,连最乖顺的媳妇都开始给我脸色看了。


……


景时:老三卧室 日 内

人:秦桑,慕容汘,朱妈

慕容汘:妹妹,是胃口不好吗?你看你,本来就烧着,早上才刚退一点,这时候又烧起来了。听说你夜里经常惊悸,睡也不好,吃也不好,这才几天功夫,你比刚从壅南回来那会儿状况还差。


秦桑:大嫂,我再怎么样,也不会比兰坡的状况更差了吧。


△慕容汘眼睛红了,拿起帕子要拭泪。


……


慕容汘:原本我也揪心着,后来我想,自从我嫁过来以后,我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可没少惹过祸事,不过就算是捅破了天,他也不怕,最多出去躲一阵,谁都不告诉。我们先是生气,后来见他没了踪影,就开始着急,后来大家都开始自责的时候,他就突然从你背后跳出来吓你。


△秦桑笑了。


慕容汘:那时候大家只记着小少爷回来了,谁还去想他当初惹的麻烦事呢。妹妹不要忧心了,你在这里急着,说不定他那头倒是好吃好喝的,躲在哪里偷偷看你呢。


△秦桑笑着流眼泪,扑进慕容汘的怀里。

秦桑:大嫂,谢谢你安慰我。这个家里只有你让我觉得安心。父亲,大哥,二哥,二嫂,他们都太深了,我看不清他们,我害怕他们……


慕容汘:别怕,妹妹,嫂子会护着你的。


△慕容汘搂着秦桑,满面愁容。



第二十二集

景时:易连怡房间/内/夜

人:易继培、慕容汘、易连怡

△易连怡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慕容汘和易继培两张紧张关切的脸。


慕容汘:你终于醒了。


△慕容汘泪眼婆娑,见易连怡醒了,忍不住一下子扑到易连怡身上,紧紧抱紧了易连怡。


△易连怡毫无反应。木然睁着的一双眼睛满是悲愤。


△许是强抑着内心的情感,他一双手攥紧了拳头,攥得竟微微颤抖。


……


易连怡:汘儿,你先出去。


△慕容汘一愣。


慕容汘:你到底怎么了?


易连怡摇头:没什么,我有话要对父亲说,你出去吧。


△慕容汘有些不愿,一双征询的眼光看向易继培。


△易继培微微向她摆摆手,


△慕容汘无奈,看看易连怡,这才不舍地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易连怡:父亲,我这番话太歹毒,不能让汘儿这么纯真的人听。


……

景时:易连怡房间/外/夜

人:易继培、慕容汘

△易继培沉吟着从屋里走了出来。


△慕容汘一脸焦急站在外面,不时地回头看向屋


△看见易继培出来,慕容汘慌忙迎了上去。


慕容汘:父亲,连怡他怎么了?


……


△慕容汘欠了欠身,不等易继培走出视线,已慌忙跑进了屋。


景时:易连怡房间/内/日

人:秦桑、易连怡、慕容汘

……


△易连怡始终背对着门,看不到他的表情。


△慕容汘送了秦桑回来,见易连怡仍一动不动坐着,不由一阵心疼,慢慢地走到易连怡身后。


易连怡:走了么?


慕容汘:走了。


慕容汘慕容汘伸长手臂,从背后环住易连怡,将自己的头轻轻靠在了他的头上。


△易连怡拍拍慕容汘的手,深叹了一口气。


易连怡:如今家中乱成这个样子,我是真的想自己静静,以后除了父亲,其余的人都不必见了。


慕容汘:知道了。


△慕容汘说着,轻轻将自己的脸贴在了易连怡的脸上。



第二十三集

景时:易府老宅/易连怡卧室/内/夜

人:易连怡、慕容汘

△卧室里,慕容汘打开衣柜看着里面的衣服,挑选着长袍、外衣和帽子。


△她身后的桌上子放着一个打开的大皮箱。


△她拿好衣服一件件叠好,收到皮箱里,眼里慢慢的涌出眼花。


△门打开,易连怡推着轮椅进门,见到慕容汘在擦眼睛,担心的上前。


易连怡:小汘,你怎么了?


△慕容汘低头继续收拾衣服。


慕容汘:没怎么,眼睛里进了东西。


△易连怡抓住妻子的手。


易连怡:这些事情让下人去做就好,我看看你的眼睛,进了什么东西,千万别发炎,那我就喝不到你给我煮的汤了。


慕容汘(一笑):你又哄我。你这多年都没离开过符远城,这次要走这么远,我心里害怕。


△易连怡将妻子揽在怀里。


易连怡:怕什么,我又不是一个去。


慕容汘:那是要坐火车吗?


△慕容汘担心的看着易连怡。


易连怡:瞧你,在瞎想些什么,沿途会有很士兵和保镖,你就别担心啦。


慕容汘(小声):我也想跟在你身边。


易连怡:那怎么可以,现在,易家需要我,也需要你,我们都不能退缩。


△慕容汘点头,重新倚靠在易连怡的怀里。


景时:易府老宅走廊里/内/日(雨)

人:易连慎、慕容汘

……


慕容汘:二弟,咱们都是一家,三妹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可以骂她,为什么要罚她跪在雨中,三弟他人还被关着,这三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办,父亲和连怡又都不在家,你快去把兰坡放出来吧,让他们夫妻俩早点团圆。


△易连慎瞪起眼睛伤心欲绝地看着大嫂。


易连慎(生气):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欺骗我?都要来逼我?都觉得我才是个罪大恶极的人?是我让你们一个个变得这么凄惨,是我让你们一个个悲痛欲绝?既然你们都要我来决定兰坡的生死?好,那我就给你们一个结果。


△生气的易连慎对着大嫂吼,步步紧逼。


△慕容汘受到惊吓无助地向后退去。


△易连慎看大嫂受惊吓的样子,转身冲向门外的大雨中。


△慕容汘听到易连慎吼她,又看到他情绪激动的样子,自己也不知所措。


△慕容汘看着易连慎冲入雨中,委屈伤心地哭起来。


景时:易府老宅/秦桑卧室/内/日

人:秦桑、慕容汘、朱妈

△床上,秦桑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慕容汘守在她床边一只手端着药碗,一只手舀出一匙药,正要吹着准备送到她的嘴边。


△秦桑张口嘴想要开口讲话,却感觉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伸出手,指着嗓子,指着门外。


△慕容汘立刻把匙子放下,抓住她的手,开心地看着秦桑。


慕容汘:你醒了就好,大夫说你是火气攻心,外感风寒,伤到了嗓子,这药先含着,含下去以后就能讲话了。


△秦桑眼里有泪流出,她紧握着大嫂的手,想要讲话却没有声音。


慕容汘:我知道你是担心三弟,有我在,他不会有事的。


△秦桑眨着眼睛,点头,又要说什么。


慕容汘:是,我去求过二弟了,他生着气跑掉了,你也别担心。


△慕容汘拿起药碗,舀出一匙药送到秦桑嘴边。


△秦桑急切地捉过纸笔,写上燕云二字。


慕容汘:你先吃药,然后我们一起去找燕云。都是自家兄弟,能有什么仇啊恨啊,只要坐在一起,就都能说明白。


△秦桑偏过头,死活不肯吃药,挣扎着要起身,又被慕容汘按倒在床上。


△秦桑要踉跄着奔向门口,慕容汘扶着她,秦桑摇着头,泪流不止。


慕容汘:罢了罢了,我带你去找她!



第二十五集

景时:易家餐厅日内 

人:朱妈,四姨太,六姨太,四姨太女儿,慕容汘,仆人

△慕容汘,四姨太,六姨太,四姨太的女儿都在餐厅用餐。慕容汘逗弄四姨太的女儿,挖了一小勺菜。


慕容汘:啊,张嘴,小马要来了,哒哒,哒哒。


△慕容汘把菜送进四姨太女儿的小嘴,温柔地笑了,朱妈上气不接下气。


……


景时:易家易连慎燕云房间/日/内

人:燕云、潘箭迟、易连慎、慕容汘、司机

……


△慕容汘跑了进来,说二弟二妹妹不好了,三妹带着几个姨娘去捉奸了!


……


慕容汘:我也是想要劝的,怕她们冒冒失失地跑过去闹得人仰马翻的,再丢了易家人的脸。


……


慕容汘:我也得去捉奸现场看看,别弄得太不堪,二妹妹你去不?


燕云:那么不堪入目的东西,我才不看。


慕容汘:我得走了,别被她们落太远了。


……


景时:闵红玉宅日外

人:秦桑,六姨太,四姨太,慕容汘,朱妈

……


秦桑:大嫂你怎么也来凑热闹?

慕容汘:你不是来捉奸的吗?


秦桑:捉奸?


慕容汘:赶紧捉到了人就弄回去,可别让六夫人她们闹的鸡飞狗跳的,万一惊扰了邻居,让他们看了笑话,丢的可是易家的脸!


△慕容汘也不管秦桑,赶紧跑进宅子里去了。


秦桑:大嫂!


慕容汘:三妹,你可真是太勇敢了,捉奸这种事,我只是听说过,从来都没亲眼见过呢。


秦桑:亲眼见着还了得。


慕容汘:也是,幸亏你大哥不能到处乱跑,不然要真去找了哪个女人,我也就在家里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可没那个勇气捉奸。


秦桑:大嫂我不是来捉奸的!


景时:卧室日内

人:六姨太,四姨太,慕容汘

……


慕容汘:找见人了没有?


△六姨太和四姨太赶紧把香水和旗袍都背到身后去。


六姨太/四姨太:没有。


△慕容汘赶紧去其他地方找了。六姨太和四姨太对看一眼,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跟着慕容汘出去。


景时:餐厅日内

人:六姨太,四姨太,慕容汘

……


六姨太:你看这道菜,你看这是什么。


△慕容汘摇头。


六姨太:这是柳叶尖儿,这道菜的名字,就叫寻花问柳。你说闵红玉做这道菜,能是什么意思。


……


△慕容汘还非常有探究精神的在研究桌上的菜。


四姨太:大少奶奶,你可得学着点,男人呐就是这么靠不住!


景时:闵红玉卧室日内

人:六姨太,四姨太,慕容汘,秦桑,朱妈

……


△秦桑从别的屋子里出来,非常忧虑。


慕容汘:(安慰秦桑)三妹,其实没找到人也是好事,咱们不能往坏里想,没准三弟现在也没和闵红玉在一起呢。


……


景时:闵红玉家正厅日内

人:易连恺,秦桑,六姨太,四姨太,朱妈,慕容汘

……


△慕容汘扫了六姨太一眼,六姨太赶紧掩嘴。


慕容汘:没有事最好,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二人了,这里凉,你们还是早些回吧。


△大嫂拉着众人轻轻退了出去,掩上了门。



第二十九集

景时:易府秦桑房间/内/日

人:秦桑、慕容汘、包扎伤口的女仆、慕容汘的女仆

……


慕容汘:三妹妹,你总是这么不小心,不是伤了就是病了,在家里还有人来照顾,这要是去了国外可怎么让人放心得下。


△秦桑感动。


秦桑:感谢大嫂这段时间的照顾。


△幕容汘握着秦桑的手。


慕容汘:我早已把你视为亲妹妹了,都是亲人,哪用得着感谢。只是你一想到你和三弟两个孤苦伶仃的跑去那么远,我就放心不下。


△慕容汘拿桌上的桂花糕递给秦桑,出一个本子递给秦桑。


慕容汘:这是你最吃的桂花糕,这几天我要天天做给你吃,还有这上面记下了你和三弟最爱吃的几种菜的做法,用料,我都写得清清楚楚。


秦桑(拿起桂花糕吃):大嫂,您的厨艺真好,真羡慕您 会做那么多美食。


慕容汘:我才羡慕三妹妹你,能去国外见识,你瞧我这话说的多傻气。(甜蜜一笑)现在嘛,只要能跟仙桥待在一起,觉得已够知足了。


△秦桑破涕为笑。


秦桑:大哥大嫂才真是神仙眷侣,举案齐眉。


景时:符远易宅门外/外/日

人:秦桑,易连恺,燕云,易连慎,易继培,慕容汘,易连怡,张熙昆,张麟趾等,易家女眷,易家下人

……


△易连恺陪着秦桑,慕容汘,范燕云,以及易家女眷站在台阶之上,大门两边。府上的下人站在后面。


……


△慕容汘见到易连怡,笑盈盈地来推他的轮椅,下人识趣地让开。


△易连怡一只手牵住慕容汘,不让她去身后推轮椅,拉着她的手并排往里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