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九爷:我见过另一个你

我是九爷2019-11-06 11:51:51


1


八月,桂花盛放,何纤纤年满十七岁,嫁给吴庭生为妻。


这年,庭生二十岁,正式接管了家里的点心铺子。


也就是个铺子,临街几间门面,不成什么气候,但到了庭生这辈,却也传了好几代人了。庭生家好几代人,就是靠着做点心活下来的,虽未大富大贵,但总也小富即安,只要世道平和,无战乱无荒灾,凭这小小手艺,倒也换得安稳日子。


是小手艺不假,却也传男不传女,女儿早晚嫁出去是别人家的人,手艺就会带出去。传长不传幼,省却一家人争抢生意的麻烦。


并且,小手艺也是手艺,也有独家门道,城里做点心的几十家,数庭生家生意最好,不是没缘由的。很多大户人家都在订着吴家的点心,生意做不了更大,但一直红红火火。


到了庭生这代,男丁只他一个,如此,吴庭生自然也就成了吴家点心铺子唯一传人。




作为唯一传人的吴庭生,自年少便把父亲那门做糕点的手艺学精了。茯苓糕、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粉糕、如意饼、吉祥果、梅花香饼、玫瑰酥、七巧点心……庭生都拿手。


有手艺又有点儿家业的男孩子当然不愁娶亲,纵使娶不来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门当户对的小家碧玉,也是由着挑拣的。


庭生偏偏中意纤纤。


也一早跟爹妈说过,非纤纤不娶。


因是独子,庭生自小便得到许多娇惯。纤纤生得美貌乖巧,尽管身份上有些不妥,但吴家,还是认可了。




纤纤是吴家在铺子里做工的活计何忠的女儿。三年前,何忠老家遭灾,他带着女儿逃荒至此,病倒在吴家的点心铺子门前。十四岁的纤纤梨花带雨地跪在庭生家人跟前,求救自己父亲一命。


庭生站在母亲身后就那么看了纤纤一眼。


一眼入心。


庭生转头替纤纤央求父亲,救下了何忠。


后,庭生又同父母说,救人救到底,反正他们已无家可归。吴家那时,刚把铺子扩了两件,也正好缺人用。


于是吴家院落后面一间原本放杂物的小屋,收拾出来给了何家父女安身,何忠去铺子里做些搬搬拿拿的粗活儿,也勤勤恳恳,赚取些银两,父女二人用以度日。



2


那之后,庭生常常从铺子里偷跑回去找纤纤,庭生讶异纤纤也是那种境况里成长起来的女子,生得眉目如画倒不稀奇,稀奇得是,无半分穷苦人生的小气和窄促,落落大方,且也读了一些诗书,天分极好。


庭生喜欢跟纤纤在院里那棵高大的桂树下聊天,每次找纤纤,也会带一两样点心给纤纤解馋。


纤纤却从不馋,每次,也就细细抿一小口,但每次,也对庭生的手艺赞美不已。


纤纤觉得那些点心,比起味道,样子更美


庭生总觉得纤纤那里,有股子仙仙的气息,后来,他怕纤纤无聊,用自己的零用,自乐坊买回一把古筝,让纤纤无事随意弹弹,打发时间。


不想纤纤好像天生对音律敏感,没多少时日,也将那把筝弹得动听委婉。


庭生常常觉得,纤纤必是上天赐他的宝,心底珍爱不已。娶纤纤为妻,庭生早已心坚。




纤纤当然知晓,那份情投意合,早在八月桂树下漫出芬芳。


洞房夜,纤纤推开小窗,桂花的清香被夜风轻轻吹进来,吹过她的发梢他的衣角,整夜,在动人心魄的欢好中延绵不散。


庭生醉在桂花香,醉在纤纤温软如棉的青春的身体中。


庭生想那么醉一世。


好几日,日头高照,庭生都磨蹭着,赖在纤纤身上,不想起身去糕点房。


都要纤纤哄着才肯走出那间,有纤纤在的,春梦浓浓的卧房。


那般耍赖,像个孩子。在铺子里做着点心,会走神,心不在焉。庭生一贯那么喜欢做点心的时光,喜欢那些按配方调制好的食材,在那种精巧模子里开出花朵的样子,不同火候烤出不同的酥香。


可是有了纤纤,有了在纤纤身上辗转反侧的夜晚,那些美好的糕点突然失了灵魂,再挂不住庭生半点儿。




竟然有一次,庭生走神走了半天,一炉别人家定了给老人过寿用的长寿糕烤得焦糊。


只得连夜重做,被父亲狠狠骂了一通。


晚间,庭生抱着纤纤问,怎么办呢纤纤?


纤纤笑了半天,说要么日后,我陪你去铺子吧,我陪着你做点心。


纤纤又说,我不看,我就是陪着你。


庭生欢喜起来,是啊,可以带着纤纤,她在家中也无他事。何况,纤纤是吴家儿媳,是吴家人,并非女儿,看或不看,都无妨。想来父亲不会介意。


再说,那些点心,也非看看就可以学会的。


庭生说,那就去,抱着你的筝,我做点心时,你弹筝给我听,没准点心里也会沾了灵气。


纤纤笑起来,说好。



3


纤纤真就每日跟了庭生去点心铺子,在庭生做点心时,慢悠悠地弹她的古筝。


铺子里的小伙计看起来都欢悦许多。


纤纤父亲何忠在纤纤婚后不再在铺子里做了,年岁渐长,身体本也有旧疾,被安置到一所安静宅院,安心度日。


纤纤每隔两日,会带着新出炉的糕点探望父亲。


庭生若空了,便一同前往,大多,是纤纤带着丫头略去坐坐,陪父亲说说话。


吴家铺子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红火,最大的订户,依然是城里做丝绸生意的韩家。




韩家每隔几日在铺子里定一批糕点让两个下人来取,十几个大食盒,每次走时,两个下人都要抬着才拿得动。


纤纤看得惊奇。


庭生说,韩家富庶,大户人家,韩老爷仅是女人就娶了四房,自然人丁兴旺,上上下下,老爷太太,公子小姐……个人口味又不同,挑剔,却也舍得付大把银两。


庭生说,每年吴家在韩家获取的利润,便可维持铺子的生存。


纤纤咋舌。




有次,庭生同纤纤开玩笑,说纤纤这相貌,其实也可嫁入韩家这样的大户,必定也受尽宠爱,过着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胜过这番百倍。


纤纤便瞪庭生,那你将我送给他家好了。


庭生一把将纤纤箍在怀里,我怎会舍得?


纤纤道,不是想让我过好日子吗?说了,又不舍得?


庭生嬉笑,说归说,无论如何也不行的,别说韩家,谁也不行。这辈子,我就这么小气地藏着你。


——也就是小夫妻的打情骂俏,旁人听得肉麻,两人乐此不疲。



4


后来,韩家下人再来取定好的糕点,纤纤也会去帮忙摆一下食盒。


偶尔也跟下人聊几句,纤纤有她的好奇。


慢慢,纤纤也大致知道了,那层如意饼,是老夫人和太太的心头好。桂花糕,是韩家最受宠爱的三太太所属,每次都要满满一食盒。而七巧点心,要得最少,除了韩老爷,其他人都不怎么碰……不是韩家下人多嘴,而是,也存着一些作为大户人家下人的炫耀。


纤纤听了只是笑。


后来庭生跟纤纤说,韩老爷要的七巧点心,虽然量少,但做法是有出入的,韩老爷不太喜甜,偏好一点咸口,食材配比上,就要跟其他同款点心分开。


真挑剔是不是?庭生说,可谁让人家,富可敌城,喜欢怎样便怎样了。


纤纤白了庭生一眼,羡慕人家啊?


庭生摇头,才不,他有富贵,我有纤纤。


纤纤又笑,可人家也有四房太太,听说,韩老爷也是年过五旬,最小的一房,听闻也不过年方二十,最受宠的三太太,也是貌美如花。


庭生哼一声,那又怎样?




日子也就这般过。


纤纤在铺子里渐渐待得无聊,偶尔,也摆弄那些掺好了各种配料的面团,纤纤手巧,没几日竟也摆弄了花样出来,庭生纵着纤纤,他配好了料,专门做了一盒花朵形状的模子让纤纤做她的糕点。


纤纤一时上了心,便也兴致勃勃里里外外地出入。


冬至,韩家来了两波下人取糕点,要的分量都比往日多了些,包括韩老爷的七巧点心。


纤纤照旧帮活计把点心一样样摆进食盒。


下人跟纤纤已熟了,说话也便随意起来。那日,纤纤仔细捏着茯苓糕放入食盒时,一个年纪略长的下人抬头看着纤纤道,小夫人,您跟我家三太太长得可真像。


纤纤没来由地手一抖,那块小小茯苓糕跌到地上碎掉了。




纤纤说,怎么会?


另一个年轻的下人也反驳,哪里像了?我不觉得。


年长的下人便说,你才来了几日,三太太年轻时,你哪里见过?我是说,小夫人跟三太太年轻时很像,特别像,像亲姐妹。第一次见小夫人,我倒是吓了一跳呢。


纤纤便笑起来,那真是巧了?不过,我哪里能跟三太太比?她是富贵之躯。


年轻的下人脱口道,我怎么听闻……


话未说完,被年长的下人打断了,快干活,少胡说八道。


这时庭生踱过来,同韩府两个下人说,快装点心吧,耽搁了时间,点心就不好吃了。当心回去韩老爷骂。


年轻的下人吐吐舌头,韩老爷倒是不骂,三太太真是会骂人的。


不再唠叨,手脚利落地干起活来。


庭生转头,看着纤纤宠爱地笑起来。



5


纤纤有了身孕,是在冬至过后不久。


起初纤纤没留意,直到有一天早上,突然反胃呕吐,纤纤突然想起来,月事已经过了好些天。


一时间,纤纤有些……慌乱。


庭生自然格外欢喜,庭生说,也该有孩子了,不是吗?


纤纤定定看着庭生。


庭生目光不躲不闪,庭生说,有了孩子,过自己的日子,不比什么都好?


纤纤怔怔问庭生,是你,换掉了我服的药?还有……那些点心。你知道了?


半天,庭生点点头,是我,我知道了?




你是几时知道的?纤纤依旧怔怔地,是那日韩府下人说,我同三太太很像?


庭生摇头,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


纤纤身体轻轻一颤。


庭生缓缓说,以前,韩府的点心并不全是下人来取,有两次,是我跟了父亲送去的。是凑巧,那时我还小,贪玩,有次去韩府,父亲没看住,我乱跑去了别处,在一所花园,遇到了韩家新娶不久的……三太太。如韩府下人所说,那时的三太太,年轻美貌,略略清瘦,几乎就是,现在的你。所以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并不陌生。


庭生说,纤纤,我一早见过另一个你。




纤纤的声音绵软无力,不过像而已,或者凑巧。


庭生笃定回答,不是没有可能,但……因为留了一份心,所以有那么两次,我听到过你和你父亲的谈话,所以知道了你的身世,知道了你们父女来到此城,来到我家,唯一的目的,是韩府。是要在给韩府韩老爷的糕点里伺机动手脚,让他慢性中毒,直至某天,神不知鬼不觉,毒发身亡。因为,只因为韩老爷……


庭生顿了一下,韩老爷的三太太,其实正是你的生身母亲……可是就算如此,我也不想你那么做。因为毕竟,韩老爷纵有不妥,并不欠你们家一条命;更不值得你为此不敢怀孕,生生放弃我们的骨血。



6


纤纤张了张嘴,半晌道,可终究,夺妻之仇,夺母之恨,怎么能生生咽下?我父亲因为母亲被掳,这之后,生不如死,几成废人。


庭生握住纤纤的手,纤纤,你可知道,你们父女,兴许恨错了人。韩家三太太,在韩家,向来恃宠而骄、张扬跋扈、苛待下人……活得,再得意不过。因她从来都不是如你所想,是被韩家强迫的,我找不止一个年长的下人打探过,她只不过是贪慕富贵,先前便已和韩老爷勾搭上,尔后又自愿抛夫弃女。如此罢了。


纤纤愕然,然父亲一直说,母亲是迫不得已。


庭生摇头,若是如此,她如何能逍遥活到如今?换了你,纤纤,若有人自我身边将你强掠而去,你会如何?




纤纤愣怔半晌,活着,我……活不下去。


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庭生轻抚纤纤的发,所以,各有前因莫怨人,我不能让你为虚幻的恨,毁了自己一生。


庭生说,那也是我的一生。


庭生说着,轻轻张开了怀抱。


半晌,纤纤投身进去。




她还不知该怎么同父亲说明此事,但是,有一点纤纤知道,她不是母亲那样的女人。


纵然有着同样的相貌,她们到底,生了两颗不一样的心。


纤纤觉得,她比母亲,更幸运!


她全心全意爱着枕边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也全心全意地爱着她。而他们的孩子,会出生在桂花盛放的时节。


所有的富贵荣华,值此,都成浮云。只有生命的芬芳,汹涌地,绵延地,四溢。


活着,真好。



长按以下图片,识别,便可打赏



——完——


如果你喜欢这篇小说

长按以下二维码或指纹

识别并关注

以便阅读更多爆文

商业合作请添加QQ号:2720274195


看九爷公号

做通透女人



版权声明:本公号所有标注原创的文章,允许并鼓励直接转发朋友圈,但严禁其它公众号以及今日头条等其它网络平台未经授权私自转载或洗稿,否则一律视为侵权,本公号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