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犁夫:被艾叶和风情包裹的契丹端午

大家语文纵横2020-10-19 12:10:56

被艾叶和风情包裹的契丹端午

犁夫

 


“五月五,是端阳;插艾叶,挂香囊;五彩线,手腕绑;吃粽子,沾白糖;龙舟下水喜洋洋。”;“端午花,红又红;摘朵鲜花送金龙;端阳端阳,粽子粽;拿个粽子塞龙洞;龙戴鲜花吃粽子;吃饱粽子回龙洞。不要伤害屈原老公公。”;“桃儿红,杏儿黄;五月五,是端阳;粽叶香,裹五粮;剥个粽子沾上糖;幸福生活万年长。”“五月五,是端阳;龙船双双闹长江;两边坐着划船手;中间坐着打鼓郎;咚咚锵,咚咚锵,咚咚咚咚锵……”

端午节,为每年农历五月初五,是中国的传统节日。据《荆楚岁时记》记载,因仲夏登高,顺阳在上,五月是仲夏,它的第一个午日正是登高顺阳好天气之日,故五月初五亦称为“端阳节”。

说起端午节,可能我们都要过儿时的记忆。那时候的端午节,赛龙舟、吃粽子、胳膊上拴五彩丝线等等,让儿时的我们欢快无比。

不同的地区,端午节的内容都不太一样,尤其是中国古代,端午节的内容就更不相同了。就说神秘消失的辽契丹,那时的端午节是怎样过的?也像我们一样的风俗吗?

在辽上京博物馆,馆员张昌静告诉我,中国古代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契丹人在建立国家之后,在传承本民族传统节日的同时,也融合了许多的中原汉族节日,使辽代的节日文化更加丰富,其中契丹人的端午节习俗就体现了草原文化和中原文化的交汇与融合。

我们先看《辽太祖阿保机》一书里记述的一个故事。

那是唐昭宗天复元年(公元901年)麦熟时节,阿保机带得胜之师和大批缴获返回了炭山,未及到达可汗宝帐,却见饶乐清河岸边旗幡招展,人马喧嚣、热闹非凡。时值正午,牛皮遮蒙的百柱长棚下,痕德堇可汗端坐方台之上,御帐大臣,各部夷离堇正按序朝拜。行宫都布署诺鲁三叩向前,从下人手中接过漆金托盘,上有赤色锦衣一件,叠得方方正正,他又从另一下人手中取过一束艾蒿,又一下人手捧铜盂近前来,盂内盛满饶乐清河净水,他将艾蒿点沾一下,放在锦衣之上,再一躬到地,呈献与痕德堇:“大汗天威赫赫,天佑天成,与天长永。”

痕德堇接过:“上天垂护,契丹永昌。”

如是而三,诺鲁又相继呈献了橙、黄、绿、青、蓝、紫共七色锦衣,并皆附以艾蒿。接着,是渤海国膳夫奉上特制的艾糕,痕德堇象征性地舔尝一口。很少露面的汗妃也穿戴齐整登场,她以五色丝线,缠绕于痕德堇臂腕,再系紧花结,谓之“合欢结”,象征夫妻白头偕老。痕德堇所在的遥辇部夷离堇也上前来,以彩丝束系痕德堇腰部,谓之“长命缕”,寓意为痕德堇健康长寿。

观看的韩知古原本博学多识,禁不住问阿保机:“大人,今日端午佳节,莫非贵族亦过此节?”

“正是,我方称之为‘讨赛伊尼'是也。”述律平抢先答道。

阿保机又做解释:“我契丹语,讨即五,赛伊尼即月,亦即五月也。”

韩知古颇有感触地说:“看来,汉胡原本一家,端午同庆不算,且皆以艾蒿为尊,何期不能一统!”

述律平哼了一声:“若统,当以契丹统汉。”

韩知古方要再亮观点,痕德堇已发现站立一旁的阿保机。遂和颜悦色地一招手:“阿保机你凯旋归来,今日正值端午佳节,有何礼物贺节?”阿保机便走过去,献上了战利品,博得了痕德堇的欢心。

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出辽契丹人过端午节的一些风俗,总体来说,和汉族近似,但又有所不同。

在端午节这天,皇帝要穿上七种颜色的艾衣,同时皇帝也要赏赐给各族官员三种颜色的艾衣作为回礼;皇帝和大臣举行宴会时,渤海人厨师要进艾糕,君臣冲点大黄汤为茶饮。艾糕是用艾叶与糯米混合制作而成的糕点,艾叶是一味中药,食用此糕点可以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人们在手臂上缠绕由杂丝编制而成的合欢索,以此来祈祷家庭幸福,夫妻和睦。在中原地区,有端午节以五彩丝系臂的风俗,是以五色线系于臂上,这一点与契丹风俗不同;妇人向皇帝进献婉转如人像的“长命缕”,并且皇帝在端午节宴请群臣时要在身上佩戴,并且在朝贺时将“长命缕”赐予诸位大臣。

《辽史》中记载:“五月五日五时,采艾叶与绵相和,絮衣七事,国主著之,蕃汉臣僚各赐艾衣三事。国主及臣僚饮宴,渤海厨子进艾糕,各点大黄汤下。北呼此节为耐赛篱。又以杂丝结合欢索,缠于臂膊,妇人进长命缕,宛转皆为人象,带之。”


吃艾糕,制艾衣,是辽契丹的古俗,以艾汁和粉制糕,端午食之谓可祛毒。《辽史·礼志六》:“五月重五日,君臣宴乐, 渤海膳夫进艾糕。” 宋叶隆礼《契丹国志·岁时杂记》:“五月五日午时……国主及臣僚饮宴, 渤海厨子进艾糕。”端午日采艾叶合绵制衣,谓服之能祛毒。《辽史·礼志六》:“五月重五日午时,采艾叶和绵著衣,七事以奉天子,北南臣僚各赐三事。” 宋叶隆礼 《契丹国志·岁时杂记》:“五月五日午时,采艾叶与绵相和絮衣,七事国主著之,蕃汉臣僚各赐艾衣三事。”

除此之外,饮大黄汤、臂缠合欢索、佩戴长命缕和寿缕、拜天、射柳和击球等,也是契丹辽朝的端午节俗。辽朝契丹族吸收中原地区民族的端午节风俗,并按本民族的习俗加以革新,形成自己的端午节习俗。

射柳、骑马击球就是契丹民族的独特习俗。“射柳”习俗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匈奴、鲜卑等北方游牧民族古老的“蹛林”祭祀活动,在他们的秋祭中,已有插柳枝于地策马驰绕的习俗。鲜卑之后,射柳之俗屡屡见诸史籍,至鲜卑宇文部的一支契丹人建立辽朝后,射柳之俗开始走出草原,为更多的人所了解。《金史·礼志》:“金因辽俗,重五日插柳去地约数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驰马前导,后驰马以无羽横簇箭射之。既断柳,又以手接而弛去者为上。断而不能接去者次之。每射必发鼓以助其气。”至明代,马球仍流行。《续文献通考·乐考》记载明成祖曾数次往东苑击球、射柳。


契丹人还把五彩丝线缠在手臂上,谓之“合欢结”;将彩色丝线盘绕成人状,谓之“长命缕”。缕头往往悬挂一枚小铜钱,称作“续命钱”。续铢钱不为流通,专供百姓选购佩戴或馈赠使用。

端午节这一天,辽契丹无论臣民人人都要用五彩丝弦扣成索,结成双结,”缠绕臂上,象征夫妇和好恩爱,谓之“合欢结”。 南朝梁武帝 《秋歌》诗之一:“绣带合欢结,锦衣连理文。五彩线用红、绿、黄、白、黑五色丝线搓成彩色线绳,分别代表木、金、火、水、土。同时,分别象征东、西、南、北、中,蕴涵着五方神力,系在手臂、颈项上,可以驱邪除魔,祛病强身,使人健康长寿。

有意思的是,大文人苏辙出使辽契丹的时候,也遇见了一场契丹人过端午节,想必那时的苏辙,应该是非常好奇,也非常兴奋,想一想,身在异地他乡,又喝酒又射兔,谁个不喜欢?苏辙想必也喝了许多的酒。他在《虏帐》一诗中,他记载了契丹人击兔、射鹿、钓鱼的活动——“钓鱼射鹅沧海东”。他对矫健善猎的契丹勇士甚至大加赞赏:“弯弓射猎本天性,拱手朝会愁心胸”。

契丹过端午节的习俗,一直沿袭到如今辽沈乃至蒙东地区的“端午节”习俗。直到今天,在辽都故地的内蒙古巴林左旗各地,还沿袭着古老的端午节的习俗。记得我们小时候,一到农历五月初五,总要吃粽子,胳膊上拴五彩线,农村的孩子,还要把煮熟的鸡蛋放在兜里,和小朋友一起“杠鸡蛋”,就是两个鸡蛋相撞,看看谁的鸡蛋皮硬,这也是一种游戏和乐趣。至于采摘艾蒿,插柳枝,至今也没有改变。这和契丹人要采集艾叶,把五彩丝线缠在手臂上,没有什么大的区别。

镔铁一样的民族神秘地消失了,但这个民族留下的文化还在,这些文化还在时空里熠熠生辉,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仿佛历史就在昨天,契丹人、汉人,南方人、北方人,轻歌曼舞,桑麻原野,绿草茵茵,共庆端午的情景,真的让人感叹:端午\是被民俗包围的时间\端午\被思线拴住\那是藕断丝连的情感!

 

犁夫创作简历

犁夫,原名李富,1963年10月1日出生,1987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学位,著有散文集《我阅读草原》。系中外散文诗学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新华社签约摄影师,赤峰市旅游摄影协会理事,赤峰日报社记者。 

犁夫先后在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十月》、《散文》、《随笔》《草原》、《青年文摘》、《微型小说选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美国《侨报》、《草原》等国内外800多家媒体上发表作品,被誉为“草原一支笔”。多次受到国家、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的表彰和奖励。著有散文集《我阅读草原》,诗集《父亲》。

他创作的同题、独颂、系列诗歌《父亲》215首,连续在中国诗歌网上发表,引起诗坛轰动,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第一人。



编辑  by  繁花似锦

图片 by 网络